不為攀登百岳增添一筆,也該為艷麗的楓紅,走一趟馬拉邦山,何況壯烈的抗日史蹟更増添行走其間的歷史懷思。

  馬拉邦山位於苗栗縣泰安、大湖的交界,雖然海拔只有一千四百零七公尺,在登山界可是赫赫有名,它的山勢雖不險峻,但是山頂風情絕美。在電視節目及報章雜誌爭相報導之後,勾起我對它的興趣,興起想要來一趟空前絕後的史蹟探險念頭。在一個初冬的時節,開著我的愛車直奔苗栗,隔天清晨展開我的攻頂計畫。懷著彷彿有馬匹可以騎上山的輕鬆心情,毫無心理準備地從規畫完善的停車場啟程。起先只有無趣的產業道路伴隨人數頗多的登山民眾,大大減損我的雄心壯志,彷彿是在高雄的柴山或觀音山健行一般。隨著進入山區,坡度頗大,時值天冷風寒,一階又一階的山路硬是將汗水從厚外套逼出,也逼退我愈發微弱的意志。從早上七點走到現在,時近中午,怎麼沒看到半片楓葉以及殘留的石碑?

  遠從南部來朝聖的我,此時卻很想向我的床朝拜。連續上坡之後,終於樹梢上火紅的精靈向我招手,沙沙地招喚,預告我已進入這泰雅族古戰場的領域。續行沿途終於看見了樹梢火紅豔黃交替,青綠蓊鬱交織令人忘卻早已麻木的雙腿,只想再加快腳步,登上一心嚮往的山顛。此時心中卻也胡亂嘀咕著:馬拉邦沒馬?有匹馬騎上山多好。正在胡思亂想之際,一堵石壁轟然出現在面前擋住去路,只餘中間一道裂縫,供單人通行,難怪不能騎馬。而這由兩顆大石左右守護的天險,見證當年剽悍的泰雅族人在此狙擊日軍的慘烈,頭上的楓葉彷彿是被原住民所流的血沾染,沈沈地俯視往來過客,踩踏在山徑上的落葉,又如犠牲的烈士回到山林的懷抱,像是原住民的英魂仍駐留守護他們的聖地、家鄉。

  原本林蔭遮天,突然轉個彎,一抺藍彈跳出來,射入眼簾的是燦爛的陽光;吵嘈的人聲,使我不費力的就找到三角點的位置。終於攻上山頂了!忍不住歡呼起來,不免俗的在指示牌及定位點拍照存證及留念,盡情地呼吸山上新鮮的空氣,環顧周遭的群山,層層疊疊出不同程度的藍;藍的憂鬱不曾停駐,藍的明朗緊揪我的心,一路陪著我回到高雄。此時一位老伯正撿拾著登山客遺落的垃圾,親切地向我們打招呼,並留下我們的地址,原來他己登頂五百多次,是一位熱愛馬拉邦山的退休老師呢!原來馬拉邦山現在被居民以這種方式守護著,不用抛頭顱,灑熱血。飽覽群山美景後,匆匆下山去。

  下山彷彿用滾的,雙腿不聽使喚地顫抖,很快地就到了山下,宣告這一天的征途結束。馬拉邦山雖然沒馬可以騎上山,但山頂醉人的藍及壯烈的楓紅承載了我的疲憊,充實了我平乏的心靈。隔了幾天,腿己經不酸痛了,居然收到在那位偶遇的山友寄來自製的楓葉明信片,已漸遠的馬拉邦山的印象又隨著明信片一起鮮明起舞,跟著山上的楓葉一起被珍藏在我的回憶裡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aness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