號稱台灣最後的無人地帶以及台灣雲豹的故鄉,說什麼也要去一探究竟。每次到三地門文化園區時,好茶這個地名就深深吸引著我,看著這個地名彷彿也聞到了清新的茶香,雖不知是烏龍還是金萱,心中還是常暗暗描繪著在好茶村探險完一邊喝著好茶的美好想像。

  機會,終 於 來 了。

  朋友邀我一同探訪好茶村,一向有著「憨膽」的我,一方面天真的以為可以輕鬆走訪,幹嘛要帶麻布手套及小刀等用品,另一方面為自己又要征服另一個聖地莫名地興奮著。

  向售票口的人員告知是要去好茶拜訪友人,不用購票就自園區旁直驅而入。心中不禁暗暗小小的得意,我們可是要去好茶探險哦!將車子停在產業道路的盡頭,一旁是崩塌的山路,河岸己被土石流沖刷的有如「亂石崩雲」的狀態,只差沒有「驚濤裂岸」而已。這樣才有挑戰性!因為有友人的陪伴,我依然樂觀以對。對岸山頭有一群專業的登山客正在休息。人人裝備齊全,相對照之下我們只能算是「赤手空拳」。幾乎呈現九十度垂直的陡坡,也著實讓我們愣了一下才決定要如何下去。「用滑的好了,反正當成是在滑草」,同伴瞪了我一下,決定開始半蹲半爬的慢慢滑下去,河水混濁的沖刷著,到處是灰白的土塊石頭,夾雜了枯木殘枝,實在談不上風景多美,只能算是土石流災區一隅。滑下直到溪邊,一群人手拉手一起渡過小溪,頗有共生死的感覺,之後又是一堵碎石陡坡等著我們。登山隊己往前繼續走了,不見人影,怎能輸給他們呢?牙一咬,立刻展現出業餘攀岩的功夫,七手八腳用盡全力的爬上去。


  
上坡之後往回看,呈現V字型的山谷還蠻驚險。趕快往前走,要去尋訪魯凱族石板屋及祖靈所在。山路荒煙蔓草,果然不好行走,難怪會遷村到新好茶,因為每逢颱風來襲,唯一的這條對外聯繫道路就會中斷因而缺糧,所以目前舊好茶只剩幾戶堅守祖屋的人家。啊,遙遠的那頭,雲豹會不會現蹤歡迎我們呢?在路邊休息了一下,繼續披荊斬棘地前進。來到一道小瀑布及水潭,離好茶的地標大樹雖然還有一半的距離,我們仍決定戲水休息一下犒賞自己的辛勞。決定一天之內往返的我們,驚覺時間可能不夠時,瀑布上方的天空,開始變得陰暗,陽光也時隱時現。夏天山區午後最常有雷陣雨!我們居然忘了帶雨具!

  為了不想被困在這手機訊號不良的地區,成為報章雜誌的新聞頭條,只好忍痛宣布放棄前進,下次再來。

  以為回程會很順利,沒想到,會上演了一齣「生死一瞬間」。

  山谷那頭很快飄來了烏雲,下起了一陣雨。我們很快的回到了溪旁的山坡,往下望,暴漲的溪水怒吼著,彷彿要吞噬我們一般。山的那頭應是下起了大雨,我們都慌了起來,鬆動的土石就像我們崩潰的信心,原先征服的念頭已盪然無存,取而代之的是想要保住我這條小命的念頭。轟隆隆的雷聲響起,更是叫人驚怕不已。這次不用考慮了,連滾帶爬地滾下坡,很快滾到溪旁,它面目更加兇狠了,好像嘲笑我們的無知與幼稚。渡過溪水,往上攀爬,沒練過雨中攀岩的我們,寸步難行,只好一人推一人,用手頂著對方的屁股往上推,勉強上坡。大雨讓視線模糊不清,大地一片灰暗,全部連成灰茫一片,我們居然連來時路都找不著了!狼狽的我們困難地試了好幾條路線,終於靠登山隊綁的標誌條找到正確的路。

  九死一生的我們,全身濕漉漉地上車逃也似地飛下了山,車行在快速道路上,高雄的陽光正驕縱著,剛剛山上的大雨好像是一場夢,而我們正從好茶探險的夢裡醒來。

  現在想起好茶村,依然可嗅到茶香,此番至好茶村雖沒好茶,不過,現在我確定可以聞到一種茶香,叫做「烏龍」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aness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